網站主辦:福建省福鼎市人民政府         版權所有: 福鼎市茶業協會    備案序號:閩ICP備07049362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福州

茶商茶農

>
>
>
林型彪的二改其名

林型彪的二改其名

瀏覽量
【摘要】:

 

林型彪,男,1970年生,初中學歷。現任福建省廣福茶業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寧德市政協委員,寧德市廣州商會副會長,福鼎市廣州商會副會長,香港世界茶葉交流協會副會長。曾獲“福鼎市十佳青年企業帶頭人”榮譽稱號。

在林型彪的創業歷程里,有個二改其名的故事,頗耐人尋味。

 

“廣福”與“廣林福”

 

人的一生有許多的機緣巧合,大都離不開生于斯、長于斯的那方土地。“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林型彪能有今天的成功,是福鼎白茶成就了他。

林型彪出生在福鼎市的窮鄉僻壤磻溪鎮湖林村。初中畢業后,幾經創業的困頓,感到了前途的迷茫。他忘不了初涉商海,舉債經營,血本無歸的窘境。有一年大年三十,由于欠賬,致使他臨近家門而不敢進入。當年的家鄉是什么?是傷心地。是貧窮讓他有家不敢回,遙望暮色漸漸四合,炊煙裊裊升起的老屋,七尺男兒禁不住潸然淚下……一直等到天完全黑了下來,他才悄然側回。

1990年的春天,林型彪只身在福鼎城里打工。在一次偶爾的閑聊中,他聽到當地幾毛錢賣不出去的茶葉,在廣州卻很走俏。林型彪突然眼睛一亮,祖祖輩輩賴以生存的茶葉,自己怎么視而不見呢?福鼎是中國白茶的故鄉,自古就有“山高霧重出好茶”之說。當地窮困,尚不能溫飽,有誰會把茶當寶呢?廣州得改革開放之先,先富起來的人們開始引領飲茶之風尚,況且廣東人有吃早茶的習慣。一不做,二不休,林型彪從老家販些茶葉到廣州城里擺地攤賣,從此與福鼎白茶結下了不解之緣。

初到廣州,人生地不熟,開拓市場談何容易?白天作為流竄的小販,遭人白眼、受人訓斥是家常便飯;夜晚借宿在高架橋下,倍感他鄉的凄涼。好在山里人吃苦耐勞的品格,林型彪沒有退縮,咬咬牙堅持了下來。是廣州的市場大,還是福鼎的茶葉好,林型彪在闖蕩廣州之后,把握了商機。若干年后,有人問他為什么這幾年茶葉銷售市場做得比較好?林型彪回答說,還記得我爺爺在世的時候說過一句話,叫“人尋水土而居”。我想倒是啊,水和土正是人類賴以生存的根本,凡是水豐土厚的地方,必定人類生衍繁多。這茶葉也和人一樣,不能不去尋找實現其自身價值的市場,商品找錯了市場,有如人之水土不服。比如說福鼎白茶性涼,適銷燥熱的廣東等南方地區,以及香港、東南亞。為了尋覓相服的“水土”,林型彪把落腳點鎖定在廣州。為了感念,他把自己經銷的茶葉品牌,取名為“廣福”。

1996年,林型彪從經銷茶葉中賺得了第一桶金后,毅然決定回老家磻溪湖林創辦自己的茶葉企業。他投資150多萬元收購了建于湖林的已經停產近10年的福鼎第二茶廠。福鼎第二茶廠是創辦1957年的國有企業,由于經營不善,瀕臨倒閉。林型彪研制的白茶正好填補了國有茶廠倒閉停產后形成的市場空缺。這樣一來二去,不僅盤活了國有企業,而且開拓了茶業市場,林型彪隨后就火了!

2006年,他創辦的福鼎市廣福茶業有限公司被寧德市評為市級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到2008年底,他已在國內的廣東、上海、北京、云南、新疆、湖南、廣西、貴州等省市的50多個大中城市開設了8家分公司和70多家連鎖經營店;在福建、廣西、浙江等3省10縣30多個鄉鎮建設8個茶葉加工企業,幫扶2萬多戶茶農建設3.6萬多畝優質茶葉生產基地,形成了產供銷一條龍、科工貿一體化的現代企業經營格局。

當林型彪的事業有了起色,家鄉的黨政領導給予他許多榮譽:2005年被評為福鼎市營銷大戶;2006-2007是寧德地區龍頭企業;2007年為福建省質量管理先進單位;2007年被評為重質量、守誠信優秀示范單位;2008年企業進入國家茶葉行業百強;2008年被評為福建省省級重點龍頭企業; 2008年被評為福建省名牌產品等。

回望林型彪的成長歷程,走到今天,與他的人生追求達到某種契合有很大的關系。有人說,做生意是眼光決定魄力。那么,林型彪的眼光來自哪里?作為一個文化程度不高的農民,能有今天的成功,當然靠的是商場的歷練和個人的稟賦,很大程度還與家鄉的厚愛與扶持分不開。林型彪的個人努力與當地政府的積極引導達到了一種契合,才使得他的企業在短時間內迅速做強做大。

茶業是福鼎市涉及面最廣的農村傳統支柱產業。作為世界六大茶類之一,中國特有茶類——白茶的原產地,福鼎白茶具有地域唯一、工藝天然、工效獨特三大特征而久負盛名,素有“世界白茶在中國,中國白茶在福鼎”之美譽。隨著茶為國飲消費風潮的興起,福鼎市委、市政府抓住機遇,立足特色求發展,近幾年制定并實施《關于進一步推動茶產業發展的若干意見》、《關于扶持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發展的意見》等相關政策措施,堅持每年召開全市茶業工作會議,專門研究部署推動茶產業發展的目標任務和具體辦法,不斷加大扶持和推進力度,促進茶產業持續健康發展。林型彪正是抓住了這一契機,乘勢而為,應運而生。

林型彪例舉了讓他感念的一件事。福鼎市為了拓展營銷市場,組織去歐盟商務考察,邀請他同行,這無疑有助于他擴大視野。就在我們采風團抵達福鼎之際,一直未曾與林型彪照面,他正忙著今年5月10日在美國辦茶葉展銷會的簽證事宜。如今,林型彪已經不滿足廣州這個平臺了,他想要國際市場。中國是個產茶大國,卻不是一個出口大國,茶葉出口數量還不如肯尼亞和斯里蘭卡。林型彪早在2002年10月擔任香港世界茶葉交流協會副會長時就曾表示過:“希望有一天,我們的白毫銀針也能換它個“美元”、“歐元”、“英鎊”或“盧布”什么。”

然而,開拓市場絕非一馬平川。就在林型彪茶業生意越做越得意之際,在兄弟朋友中,有人曾提醒林型彪,隨著“廣福”茶葉的產品不斷被消費者認同,要及時注冊商標,要有商標保護意識。不知是林型彪太忙了,還是根本就沒有意識到;不知是林型彪太年輕了,還是過于自信,對于大家的善意提醒,并不以為然。結果“廣福”商標被人搶注了。從商戰中摸爬滾打出來的民營企業家,都存在著一個不斷練好內功、提高素質的問題。看來,林型彪也不例外。

隨后,林型彪在福鼎市工商局注冊了“廣林福”牌福鼎白茶的商標。明眼的人,一眼看出,林型彪把自己的姓氏嵌在曾給他帶來財富、帶來榮耀的“廣福”商標中間,但愿他能把這次商戰的塞翁失馬永遠銘記心中。

 

“林型標”與“林型彪”

 

林型標何許人也?林型彪的原名是林型標,當地的父老鄉親都親切地叫他“阿標”。而廣州的商界朋友卻熱情地喚他“彪哥”。

作為父輩,為什么給林型彪取名為“標”?我們不得而知。也許老人家的心愿,希望兒子中規中矩,要有做人的標準。而在湖林村的鄉親們的眼中,林型彪是致富的能人,是全村人學習的標桿。

林型標早年只身來到廣州闖蕩,當他瞄準了茶業的生意,就暗下決心,一定要為家鄉的茶葉尋找一條銷路,一定要為父老鄉親開辟一條致富的門路。為了這條門路,林型彪在廣州、廣西和云南、貴州等地整整闖蕩了5年。他最終選擇在廣州和福鼎之間構建了自己的營銷網絡,幾年來已為家鄉茶農銷售了近萬噸茶葉,成了一方百姓脫貧致富的引路人。

林型標自涉足茶產業,經過多年的商場歷練,使他愛動腦、肯琢磨,經過留心觀察,福鼎茶葉產量不成問題,是我國十大產茶大縣之一。林型彪看重的不光是家鄉茶葉的產量,還有家鄉茶葉的品質。作為土生土長的磻溪人,這里山清水秀,植被茂盛,氣候宜人,是福鼎白茶的主產區,也是建設有機茶園的理想基地。在那個還沒有施用化肥、農藥的年代,家鄉的茶葉產量就有了一定的規模,光一個村年產毛茶就有800多擔,那茶葉就是今天人們呼喚的“有機茶”,簡直可以與風行日本的“自然茶”相媲美。與廣州毗鄰的香港,引領消費之新潮。人們品飲白茶,講求的就是優異的生態環境,從中體驗回歸大自然的感覺,在清鮮的白茶滋味中神游云蒸霧籠的高山茶園,與大自然作親密的接觸。品的就不光是茶,還有健康、環保。與其說是林型彪看到福鼎白茶適應當代的消費時尚,不如說是林型彪追求茶葉的品質與當地政府致力于茶產業質量安全的有效保障又一次達到了一種契合。

如果說福鼎白茶是最原始、最自然、最健康的茶類珍品,那么,福鼎市委、市政府這幾年在加快推動茶產業發展的同時,從質量安全體系、農殘抑控網絡、種植加工銷售各環節,都大力推行清潔化、規范化、標準化生產。自2003年以來,福鼎市先后被農業部列為“全國無公害茶葉生產示范縣(市)”和“全國茶葉質量安全可追溯制度試點縣(市)”,福鼎市通過召開茶葉質量安全工作會議、發布《加強茶葉質量安全管理的通告》、與相關鄉鎮、部門簽訂茶葉質量安全管理責任狀等形式,不斷提升福鼎白茶“生態茶、健康茶、放心茶”的良好形象。目前全市經過認證有機茶園基地就有12個,面積1萬畝;無公害茶園基地5個,面積3.9萬畝。主抓福鼎茶產業工作的市委副書記陳興華自豪地介紹說,2007年以來,在全市范圍內開展春茶定期檢查工作,共抽檢各加工415批次毛茶,100%達到無公害茶葉標準要求;省農業廳連續兩年春、秋季隨機抽檢福鼎市144批次茶葉,也全部達到國家無公害茶葉生產要求。在質量興茶、茶業興市濃郁的氛圍中,林型彪能不深受浸潤熏陶?這大概也是他的產品,在首屆“太姥杯”白茶王大獎賽中獲得第一名的秘笈吧!

林型彪心里明白,生產有機茶,對于磻溪的茶農來說不算難事,但是,種植有機茶產量相對低,成本也相對高,必須要有相應的銷售市場予以保障。那么市場呢?茶葉市場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日趨看好,幾百元甚至上千元一斤的茶葉如今也有人買。如安溪鐵觀音、西湖龍井、無錫猴茶、信陽毛尖等都賣到一個好價錢。林型彪看準了這一點,只要從農戶到市場,建立一條產業鏈,就不愁沒有銷路。打造優良品牌,不但質量要過關,還要有標識認證、產品包裝、營銷企劃等。為此,林型彪決定從基礎做起,首先在家鄉建高標準的茶園。當年因為貧困,離家出走,外出打工;如今為了家鄉的脫貧,一年多次往返故里。正是家鄉往日這塊窮鄉僻壤,為林型彪的茶葉贏得了得天獨厚的生態環境。從1996年開始,不僅對原先國有茶廠已經荒蕪多年的600多畝茶園重新墾復改造,他還采取收購和扶持相結合的辦法,在家鄉湖林及附近鄉村建設3000多畝的優質茶葉直控基地,輻射帶動周邊3.6萬多畝茶園。每年扶持茶農發展生產的資金投入達400多萬元,他成了周邊茶農眼中的“信用社”。通過幾年的扶持帶動,廣林福茶廠所在的湖林村成了周圍七村八社的“首富村”,2008年,全村農民人均純收入達5124元,超過全市農民人均純收入131元。

   林型彪不僅引導鄉親致富,還熱心為家鄉建設慷慨解囊。幾年來,他先后捐資200多萬元,回饋故鄉。從2002年開始他每年資助6名貧困大學生圓了大學夢;兼任母校福鼎十中名譽校長,每年捐資5萬元,設立獎學金,獎勵成績優異的學生;為湖林村的新農村示范村捐建通村公路、村委辦公樓、九年制學校、農民公園等公益性建設項目。

  當林型彪進入廣州商界后,當他把茶業生意做得風生水起,有人建議他將“標”改為“彪”。“彪”與“標”,只是作為量詞是同義詞。那么,“彪”又代表了什么深意?彪悍、彪壯、彪形·····林型彪的身材并不魁梧強悍,但他骨子里卻透著一股俠骨豪情。樂善好施,為人仗義,為朋友兩肋插刀,為家鄉在所不辭。“彪哥”一旦叫上,倒也名符其實。

    也許大家正是看到了林型彪的這一點,被公推為寧德市廣州商會副會長、福鼎市廣州商會副會長。據不完全統計,福鼎籍駐穗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從事工商活動者眼下有2萬人以上。學習溫州人,把在穗經商的福鼎人組織起來。林型彪與大家一商議,2006年4月,福鼎市廣州商會正式成立。目前會員企業已發展到136家。

   2006年8月,商會成立不久,就經受了考驗。超強臺風“桑美”張牙舞爪襲擊了閩浙沿海,福鼎飽受了重創。商會的幾位負責人聞訊后,毅然決定在第一時間內捐款,在不到半個小時時間里就率先捐款20萬元,在其余100多位福鼎市廣州商會會員面前開了一個好頭。據不完全統計,兩年多來福鼎廣州商會會員已為家鄉獻愛心捐款金額達900多萬元,充分展示了商會廣大會員致富不忘回報家鄉的良好風尚。目前,由商會發起,注冊1億元的福建省匯業擔保有限公司已成立,主要面向“三農”服務,為福鼎中小企業提供資金擔保。十余年的商場打拼,林型彪和他的同伴們,追求的已不光是財富,還有社會責任的擔當。

   從“標”改為“彪”,只是符號上的改變。但我們希冀的是,在林型彪的心目中留有茶葉的標準。做茶的人都知道,茶葉的標準是茶葉質量安全的關鍵,是茶業發展的瓶頸。福鼎白茶的國家標準業已申報下來,目前正在積極參與白茶國際標準起草工作。國家標準化委員會也批準在福鼎市設立全國茶葉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白茶分技術委員會。林型彪的做茶標準能否與當地政府倡導的技術標準再一次達到一種契合呢?或者說,林型彪是否為福鼎市茶葉標準化的問題做出自己應有的努力和貢獻呢?

   “彪哥”稱謂也許只是入鄉隨俗,說明林型彪已經溶入了當地的文化之中。他把老婆孩子安置在廣州,即便在福鼎城關購有一套住房,他一家也很少回來光顧。從他的言談舉止中多少亦流露出粵商的痕跡。但是,他與故鄉仍保持著千絲萬縷的維系,他的根還留在生他養他的故土里。有個事例很能說明。當他重新注冊“廣林福”茶業有限公司,公司所在地依然選擇在福鼎市。他往廣州以及其他分店每發的一筆貨,都希望把稅費留在福鼎。 2008年,他的企業茶葉產量達到1900噸,出口1100噸,實現銷售收入8500萬元,上繳國家稅收130多萬元。

  如果溯源的話,是太姥山上的那株綠雪芽老茶樹,作為母本扦插,得益于本地得天獨厚的氣候和土壤條件,推廣繁衍,遍種太姥山脈,福鼎才成為“中國白茶之鄉”;同樣,林型彪作為福鼎人民的兒子,適逢改革開放的大好機遇,才使他從世代務農中一躍成為一代新型的茶商,仰仗的也是這片家園熱土。為此,每年春節,林型彪都會帶著他的兩個兒子,回到偏遠的湖林村。遙想當年為了躲債,不敢回家;如今鄉親們是放著鞭炮,歡迎這位“財神爺”的到來。回來不光是為了還愿、做些善事,更多的是為了他的下一代,讓他們別忘了這塊連著自身臍帶血的土地……

 

 

 

 

 

 

现在怎么样用网络赚钱